恒大贵宾会 恒大小说阅读网欢迎你,请谨记网址990717.com

恒大小说阅读网 > 玄幻魔法 > 实力宠妻:天才修复师 > 第134章 主动辞职

第134章 主动辞职

    --------《 恒大视频 99108.ws 海量视频 每天更新 》----------“BOSS,看在昨晚上我尽心招待的份上,你不能这么残忍的对待我?”封掣委屈的瞅着蒋韶搴,就差没抱着他的大腿来一句“臣妾错了,陛下,轻饶过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邋遢大叔眼观鼻、鼻观心的站在一旁,封指挥这是连里子和面子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从窗户外斜斜的照射进来,蒋韶搴坐在窗口的沙发上翻阅着文件,峻冷的五官被光线勾勒的更为立体。

    幽深的黑眸,高挺的鼻翼,紧抿的薄唇,蒋韶搴周身没有半点柔和的气息,也就是封掣仗着和蒋韶搴熟悉才敢这样耍无赖。

    看完一份文件之后,蒋韶搴终于抬头看向身无可恋的封掣,低沉的嗓音薄凉的响起,“我可以将墨之调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楚墨之?封掣一脸见鬼般的惊恐表情,吓得后退可好几步,“不用了,BOSS,只是几份繁杂的数据而已,我完全可以处理。”

    与其和那个流氓败类共处一室,封掣宁可自己加班加到死!

    身为蒋韶搴最为信任的下属之一,封掣当年没少被楚墨之坑害,那就是一个高智商的老流氓,还是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!

    封掣坚定的认为自己这样有原则有底线的大好青年,绝对不会和一个伪善小人合作,楚墨之那样的败类留在商界继续祸害那些为富不仁的奸商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蒋韶搴虽然打算将余下的工作丢给封掣处理,但早上依旧五点不到就起来处理文件了,有些工作封掣也无法代替他处理。

    蒋韶搴专注的视线再次落在翻开的第二份文件上,这就是恶人自有恶人磨。

    逃过一劫的封掣拍了拍胸膛,差一点被BOSS给吓死了,对封掣这种吊儿郎当性格的人而言,他最怕和楚墨之打交道,不知道哪一句话是真,哪一句话是假,被卖了还给人数钱。

    封掣一直认为除了自家BOSS之外,谁也镇不住楚墨之那卑鄙小人,最怕流氓有文化这话绝对是真谛。

    一夜好眠,方棠醒来之后,习惯的往旁边一摸,没有摸到蒋韶搴,方棠瞬间睁开了眼,透过窗帘依稀可以看到外面的晨光。

    洗漱之后,方棠打开房门走了出来,一眼就看到小厅这边封掣拉着邋遢大叔说着楚墨之的种种惨绝人寰、罄竹难书的罪行。

    “常锋啊,以后去上京了,碰到那个有文化的老流氓,你记得一定要远离,对了,一定要告诉小棠,千万别被那老流氓给忽悠了!”深受其害的封掣拍了拍邋遢大叔的肩膀,像邋遢大叔传授着自己的经验。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名字,方棠不解的看了过来,封掣立刻停了话,笑着打招呼,“早啊,小棠。”

    方棠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她过来的蒋韶搴放下文件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方棠站在原地看着逆光而来的男人,峻冷的脸庞上有着可以感知的温和,距离在蒋韶搴沉稳的步伐里一点一点的被缩短,这一瞬,方棠忽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安心和幸福。

    三两步走到了方棠面前,蒋韶搴大手亲昵的揉了揉她的头,依旧是低沉的嗓音却透着可以感知的温柔和宠溺,“睡的好吗?”

    方棠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,抬手主动的握住了蒋韶搴的手,察觉到他嘴角不易察觉的弧度,方棠脸上笑容加深了几分,“一夜好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蒋韶搴点了点头,他也发觉方棠如今睡姿的改变,不再是那样不安充满了防备。

    只不过方棠却喜欢抱着蒋韶搴入睡,让蒋韶搴有种甜蜜的负担,软玉温香之下不是每一次他都有柳下惠的自制力。

    方棠侧过头看着茶几上的两堆文件,不用看也知道其中有一堆必定已经是处理好的。

    方棠警觉性不够,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蒋韶搴什么时候起床的,这会才六点半,那蒋韶搴估计五点多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工作忙,不用陪我回去。”轻柔的声音软软的响起,方棠抬头看着五官峻朗的蒋韶搴,每一次他抽出时间来陪自己,都要压缩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察觉到方棠言语里的关切,蒋韶搴黑眸再次温柔了几分,沉声解释:“紧急的已经处理了,剩下的封掣可以应付。”

    BOSS我真的没办法应付!站在后面的封掣可怜巴巴的瞅着你侬我侬的方棠和蒋韶搴,可惜这话他也就敢腹诽几句。

    “真可以吗?”方棠追问了一句,见蒋韶搴点了点头,方棠不由笑了起来,终究还是欢喜蒋韶搴能空出时间来。

    看着方棠脸上那喜悦的笑容,蒋韶搴薄唇也勾起浅笑,鹰隼般的黑眸里只余下温情暖暖,“先去吃早饭,一会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点了点头,方棠任由蒋韶搴握着自己的手向着楼下走了去。

    看着下楼的两人,封掣一手搭在邋遢大叔的肩膀上,又看了一眼茶几上还没有处理的一堆文件,“你说小棠是不是太单纯一点了?BOSS说什么小棠就信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文件,自己明显就处理不完,小棠为什么不发扬一下大胆怀疑、小心求证的精神呢?她一定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像BOSS是文武兼修的禽兽啊!

    “封指挥,节哀。”邋遢大叔不厚道的笑了起来,BOSS遇到小棠之后那就是从此君王不早朝。

    “你少给我幸灾乐祸!”封掣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邋遢大叔,果真是自己手底下的人,每一个厚道的!

    !分隔线!

    基地的早饭并不算多丰盛,杂粮粥、蒸玉米、红薯、炊事班长最擅长的酱肉包子,还有几碟子山里新嫩的野菜。

    “小棠,你吃吃看,这玉米和红薯都是以前的老品种,产量不高但口感更好。”封掣招呼着方棠和蒋韶搴吃饭。

    “先喝粥。”蒋韶搴说了一声后,替方棠将水煮蛋给剥开了放在碟子里,又拿过一截玉米,细心的蒋玉米棒子上残留的玉米须给拽了下来,弄干净之后也放到了碟子上。

    啃玉米连同须子一起给啃下去的封掣瞅着自家BOSS,要不是还是这一张熟悉的峻脸,封掣都以为这是从电影电视剧里走出来的暖男,有必要细心体贴到这种程度吗?

    吃个鸡蛋还剥壳,小棠又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“玉米真的很好吃。”方棠说完之后,把手里的玉米咔嚓一声掰断了,将一半递给蒋韶搴,“你吃吃看。”

    被喂了一把狗粮,封掣恶狠狠的瞅着碟子里的四根玉米棒子,BOSS喜欢吃完全可以自己拿一根!四根不够厨房还能送八根、十六跟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“封指挥,陈助理过来了。”守在门外的一个手下快步走进了餐厅,封掣在基地的住所是禁止任何外人进入,即使陈薇虹是他的助理,但没有封掣的准许,她也进不来。

    “她来了?”封掣俊朗帅气的脸上露出玩味的冷笑,昨天下午玩了那么一手,还敢来自己这里,这是笃定自己查不到是她暗中做的手脚,还是想来试探一下自己的态度?

    隐匿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凶光,封掣放下筷子站起身来,“BOSS,我带小棠这个当事人过去处理一下”

    蒋韶搴手头还有两份文件需要处理才能带方棠回去,此刻看着封掣,蒋韶搴冷声警告:“不许将小棠搅和进来。”

    刚打算让方棠装一下自己女朋友的封掣后怕的一缩肩膀,自己也就这么一想,BOSS有必要这么精明吗?

    可是对上蒋韶搴冷沉晦暗的目光,封掣举手保证,“BOSS放心,我绝对不会胡来的。”

    封掣是什么性子,蒋韶搴比任何人都明白,见他不敢胡来了,蒋韶搴这才看向方棠。

    原本严肃冷厉的表情看向方棠时瞬间转为了温和,蒋韶搴沉声开口道:“你过去打发一下时间,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自己需要处理文件,小棠跟着自己会太无聊,再者陈薇虹既然敢下手坑害小棠,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,既然动手了就要接受惩罚。

    小棠跟过去可以看看封掣怎么处理这事,蒋韶搴之前就察觉到方棠的改变,她想适应日后在上京的生活,所以现在多见见也好。

    “好,你先去忙。”方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方棠的脸看起来还是和往常一样的面无表情,可若是仔细观察的话,就能看出来和蒋韶搴在一起的时候,方棠的眼中都含着笑,沉静的表情也变得很是放松。

    “小棠,我们过去吧,你和BOSS再你侬我侬下去,估计一个小时都不能回西街口了。”站在餐厅门口的封掣忍不住回头打趣了一句。

    明明这两人都是冷漠干脆的性子,可是碰到一起就有说不完的话,再黏糊下去估计都要吃中饭了。

    被打趣了,方棠尴尬的看了一眼封掣,微微用力握了一下蒋韶搴的打手,这才大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,陈薇虹已经被人带进来了,听到脚步声传过来时,陈薇虹立刻站直了身体,虽然基地禁止化妆,不过陈薇虹还是化了个淡妆。

    都是国外顶级的化妆品,所以效果极好,陈薇虹肤色提亮了许多,眼睛看起来更大更有神,接近唇色的口红如果不是仔细看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棠,这是山里的茶,虽然是野茶,可是口感很不错,当然,千万和御茶园的龙井茶是不能比的。”封掣清朗的嗓音里透着笑意。

    小棠的衣食住行都是BOSS亲自打理的,这种比黄金还要贵的明前特级龙井茶,蒋老爷子平日里都舍不得多喝,BOSS却将自己的都给了小棠,虽然封掣敢肯定小棠根本没有喝出来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御茶园?”方棠愣了一下,想起家里的茶叶罐,用的是最好的汝瓷,蒋韶搴只说了不要用这罐茶叶招待外人。

    方棠也没有多想,自己偶尔喝,蒋韶搴回来时,方棠也会给他泡上一杯茶,她真没想到那一罐竟然是这么珍稀的茶叶,蒋韶搴每年估计也就一斤的份额。

    “嗯,仅次于那十八棵御茶园的茶叶。”封掣一看方棠这诧异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。

    至于那十八棵蒋老爷子估计都分不到二十克,BOSS这个喝茶如牛饮的也就别指望了,一年估计也就二两的分量,都是被上京那些嗜茶如命的老一辈们瓜分干净了。

    因为方棠和封掣声音压低了,所以陈薇虹听不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,但远远的,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过来了,陈薇虹瞬间嫉妒的扭曲了表情。

    封掣视线扫过陈薇虹立刻就收了回来,招呼着方棠坐下,扯着嗓子喊了一句,“小朱,把我塞到柜子里的那套茶具洗干净拿过来,我给小棠泡茶,我们这山里的野茶味道也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蒋韶搴身为蒋家大少,即使年幼时过的并不好,但他身上依旧有簪缨世族的风范,只不过比起世家贵公子的形象,蒋韶搴生性冷漠,行事冷厉果决,他看起来更像是个征战杀伐的武将。

    平日里,蒋韶搴懒得去风雅,但烙印进骨子里的依旧是世家子弟的尊贵。

    至于封掣虽然他也懂这些,可他的茶具那真的是塞到柜子里蒙尘,他喝茶一贯是茶叶丢进去,开水一冲就成了,言行举止就随意粗放多了。

    听到封掣要亲自给方棠泡茶,陈薇虹表情微微的僵硬着,她努力的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可嫉妒就如同毒蛇一般在心里头啃咬着。

    茶具很快送了过来,封掣开始忙活起来,从始至终都没有再看陈薇虹一眼,也没有多问一句,似乎将她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方棠诧异的看着煮茶的封掣,之前在西街口见到蒋老爷子泡茶,步骤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但蒋老爷子做起来是行云流水般的风雅,封掣的茶艺倒是显得有些的生硬,估计很少这样泡功夫茶。

    被无视了,陈薇攥紧了双手,虹阴毒的目光看向方棠,昨天大雨天色又暗,再加上方棠一身狼狈,看起来并不算多出色的女孩。

    而此刻,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方棠,虽然没有那种惊艳的美丽,可那份沉静淡定的气质却同样很吸引人。

    陈薇虹不是那些没脑子的豪门千金,跟在封掣身边三年,历练多了,陈薇虹自然看出方棠身上那独特的气质。

    茶香味蔓延开来,封掣给方棠倒了一杯茶,显摆的开口:“喝喝看,看看我的茶艺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她口味偏淡,山里的野茶味道比较浓郁,方棠喝了两口,对上封掣急切的目光,“我喝不出来有什么不同。”

    和蒋韶搴那特级的明前龙井相比,这茶入口味道要涩一点,没有龙井茶鲜醇爽口。

    不识好歹!陈薇虹从没有见过封掣对任何女人这样体贴温柔过,偏偏眼前这个还故意端着架子。

    封掣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起来,“就是这说法,我也喝不出什么不同啊,小棠,我们果真都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方棠也被封掣这夸张的动作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她上辈子年幼时在孤儿院,后来被老师收养之后,虽然不差钱,但老师沉迷修复,方棠还得反过来照顾老师的生活起居。

    所以别指望一个中年老男人和一个年幼的小姑娘会有什么生活质量,饿不死就是两人的生活标准。

    再之后被囚禁在岛上将近二十年,虽然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,但失去了自由之后,生活就失去了所有的色彩,所以方棠和封掣的确一样,骨子里他们就是最普通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棠,那你看我这煮茶的动作怎么样?”封掣依旧无视着陈薇虹,但对她眼底的怨恨和仇视了然于心,自己果真还是小看了女人。

    “惨不忍睹。”方棠给出了答案,有了蒋老爷子珠玉之前,封掣这一套动作下来最多是东施效颦。

    方棠之前也见过蒋韶搴煮茶。

    那一刻,这个原本该是冷硬强大的男人,褪去了周身冷厉的寒芒,变得温润优雅,煮茶的动作干脆利落,却流露出无法形容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得,我就是个俗人。”封掣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仰头一饮而尽,实打实的牛饮。

    似乎终于想起还有这个人的存在,封掣一手端着茶杯,姿态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“陈助理,你过来是?”

    “封指挥,就昨天的事情我进行了调查,这是我的调查资料。”进入工作状态的陈薇虹,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出任何嫉妒和扭曲,否则封掣也不会用了她三年。

    “小棠,你看看,毕竟你是受害者。”封掣接过文件却是直接递给了旁边的方棠,这一举动之下,果真看到陈薇虹的眼神狰狞了一下,只是瞬间又恢复了平日里干练的模样。

    方棠从蒋韶搴那里已经知道坑了自己一把的人正是陈薇虹,因为暗恋封掣,所以误会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方棠原本是不打算计较的,但是此刻看着手头的文件,方棠忽然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太天真了,一次不忠,百次不用!

    资料里是崴脚的马自强的调查资料,查的很详细,从种种迹象来看马自强是欧阳家安插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他现在就是个最普通的队员,欧阳家也没有指望马自强能探查什么情报消息,只不过将人安插到了封掣身边。

    等过个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,马自强如果成为了封掣的亲信,到时候他能发挥的作用就大了。

    这些豪门世家安插的探子分为两种,一种是短时间的,可以威逼利诱收买封掣身边的人,或者将自己这边的人调到封掣这边,短时间之内能发挥作用就可以了,日后被发现了,要不当成废子舍弃了,要不就调回来转到明处工作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就是马自强这种,耗时长,但却不易被发现,一个家族延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,所以即使马自强会用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取得封掣的信任,对欧阳家而言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方棠抬头,平静的目光透过镜片看向陈薇虹,她应该很早就知道马自强是欧阳家的人,但身为封掣的助理,陈薇虹从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她利用马自强背黑锅,将自己摘出来,所以才会将调查资料拿出来,方棠可以想象,日后如果因为其他原因,陈薇虹还会背叛封掣。

    方棠看起来清冷却无害,但是陈薇虹却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,在方棠身上她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震慑力,她的视线过于平静,反而让陈薇虹无处遁形,似乎自己的伪装早已经被她看透了。

    “小棠,给我看看。”封掣昨晚上就派人盯着陈薇虹了,所以她的所作所为封掣都清楚,接过文件快速的扫了几眼。

    封掣冷笑一声,将文件夹丢在一旁的沙发上,“陈助理,我这里也有一份文件你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封掣话音落下之后,一旁的小朱将档案袋递给了陈薇虹,随后又安静的退到角落里站好。

    心里头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,陈薇虹打开档案袋抽出里面的文件,看着看着,陈薇虹脸色越来越苍白,里面记录了陈薇虹成为封掣助理之后,这三年来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陈薇虹并不是庆州的人,她是弋州陈家的女儿,陈家也算是有历史的世家,只是如今式微,陈薇虹能成为封掣的助理,这其中就有陈家的操作。

    其中两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都被陈家用见不得人的关系给弄走了,这样陈薇虹才到封掣身边工作,而这三年,陈家也利用陈薇虹透露出的一些消息给陈家谋利。

    当然,陈家真正的打算是让陈薇虹和封掣结婚,这样一来封掣就是陈家的女婿,陈家就有了再次腾飞的契机,只可惜陈薇虹花了三年时间也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“陈助理你该明白,有些事我不追究,那就什么事都没有,但如果我上纲上线,你的下场可想而知!”封掣英俊的脸上依旧是潇洒不羁的笑容,可是眼神却异常的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职场都有潜规则,不管是哪个领域的职场,封掣以前对这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再者他也没有结婚的打算,所以陈薇虹用手段替他打发了那些想要家族,封掣也是默许的,她是私心排除异己,封掣图个省事。

    但昨晚上被蒋韶搴训斥了一顿之后,封掣忽然明白过来,自己不该给陈薇虹太大的权利,让她产生一种错觉,认为可以代替自己处理所有的私事。

    陈薇虹的野心膨胀了,她当封掣就是她的所有物,所以昨天才敢动手脚去坑方棠。

    “陈助理,我等你的辞职报告。”封掣声音冷漠无情的响了起来,这件事自己也有一半的责任,所以他不会追究陈薇虹,但她必须辞职离开。

    工作、任务里禁止掺杂私人感情!这是当年蒋韶搴对蒋家亲卫的忠告,因为有了感情,就会影响判断和决策。

    而危险的任务里一丝一毫的失误就是致命的危险,不单单危及自己,甚至会危及整个队伍,甚至造成更可怕的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蒋家亲卫里若是有男女成员产生了感情,那必须调离同一个队伍,这是蒋韶搴的硬性规定,封掣此刻是真的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不!你不能这么对我!”陈薇虹根本没想到封掣竟然会开除自己,明明所有的责任都退到了马自强身上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陈助理你很聪明,你该知道如果我真的追究的话,陈家会保全你吗?”封掣再次开口,不是他看不起这些世家豪门,但这些大家族是真的冷血无情。

    如果封掣追查到底,陈家为了自保,最后肯定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陈薇虹身上,她就会成为陈家的弃子,所以对比之下,只是辞职,陈薇虹依旧是陈家千金,依旧可以有个好未来。

    深呼吸着,将所有的愤怒不甘和仇恨都压抑下来,陈薇虹知道封掣说的是对的,可是她怎么甘心!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多谢封指挥。”陈薇虹声音嘶哑的鞠躬道谢,抬起头的一瞬间,泪水从她眼角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踩着高跟鞋,如同来时一般,陈薇虹姿态优雅的向着门外走了去,可是步伐终究还是乱了,看得出她的坚强不过是伪装而已。

    等人离开了,封掣这才回头看向方棠,又是以往那吊儿郎当的姿态,“小棠,你说我这样做是对还是不对?”

    方棠思虑了一下开口:“陈薇虹能在你身边三年,她是一个善于隐忍的人,而且刚刚她情绪波动极大,但瞬间又恢复了正常,所以陈薇虹不但不会感激你的手下留情,她还会报复,只不过现在她还没有找到机会。”

    方棠并不是一个善于隐忍的人,她被逼到绝路只会疯狂,以命相搏的疯狂。

    但陈薇虹却不同,她会审时度势,会谋定而后动,这样的人更可怕,如同蛰伏的毒蛇,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咬你一口。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,但平心而论,陈薇虹这三年也算敬业,我如果揪着昨天的事不放,只会让人以为我冷血无情,不顾及一点旧情,这样会寒了很多人的心。”封掣点了点头,到了他这个位置,看着行事再吊儿郎当,其实需要考虑的方面还是很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州卫这种地方,人心是最重要的!陈薇虹是做错了,但她只是暗恋封掣,求而不得所以坑了方棠一把,陈薇虹是弱者,封掣不能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见方棠明白了,封掣笑着继续解释,“从我个人而言,我不追究,对陈薇虹也是仁至义尽了,但日后陈家也好,陈薇虹也罢,她如果再动手报复,那就是陈家忘恩负义。”

    “小棠,你记得,以后你去上京了,即使有不长眼的人来找茬,你记得一定要站在德道的制高点再动手,你打人一定是要你有理。”封掣其实并不想将这些告诉方棠,有BOSS的保护,小棠可以任性妄为,可以肆意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从理智上,封掣明白方棠并不是那种柔弱的需要被保护的人,她只是缺少了眼界和历练。

    方棠听完封掣的话,看着他俊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,方棠忽然道:“如果陈家或者陈薇虹要报复的话,她必定会选择和你的敌人合作,你派人监视了陈薇虹,就等于掌握了先机。”

    封掣一愣,小棠说的才是他的最终目的!

    陈家见陈薇虹花了三年时间都没有拿下封掣,所以陈家就有意向投靠欧阳家了,马自强的情况也是欧阳家透露出来的,算是和陈家合作的诚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陈薇虹依旧喜欢封掣,再者陈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投靠欧阳家,背叛者永远都是最可耻的,陈家一直在犹豫,在左右摇摆。

    封掣此举等于让陈家没有任何负担的投靠欧阳家,而封掣也就可以顺势通过陈家来调查欧阳家,说到底都是勾心斗角的算计,就看谁棋高一着而已。

    看着封掣那诧异的表情,方棠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“我又不傻。”

    “不,小棠,你不但不傻,你天生就适合玩阴谋诡计。”封掣哈哈大笑起来,忽然忍不住的想日后小棠去了上京,遇到蒋家那些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从心机还是从武力上,小棠都可以狠狠的收拾蒋家人,封掣想想就感觉痛快。

    等蒋韶搴处理了两份文件后,意外的发现封掣竟然满脸笑容,而不是苦大仇深的模样,这让蒋韶搴不由看了一眼方棠,这半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BOSS,你和小棠好好玩一天,这里就交给我处理。”封掣心情愉悦的开口,替方棠和蒋韶搴打开了后座的车门。

    两辆汽车开出了基地,一路向着长源闹市区的方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后座上,方棠将陈薇虹的事情告诉了蒋韶搴,“封掣应该处理了陈薇虹,否则他以后谈恋爱,陈薇虹肯定会下黑手。”

    有了欧阳溪和罗夕瑶的例子在前,方棠对女人的嫉妒心理有了直观的认识,一旦嫉妒起来,她们真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,说是丧心病狂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小棠,你果真心软。”蒋韶搴握起方棠的手,低头在她指尖亲了亲,凤眸里有着了然于心的透彻,“你故意让陈薇虹怀疑你和封掣的关系,是不是想日后他如果真的谈恋爱了,陈家只会报复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保护自己。”方棠弱弱的回了一句,这也是她的一点私心吧,自己是个练家子,再者还有常大哥他们的保护。

    可如果是普通女孩,封掣又在州卫,陈家如果真的报复,一旦封掣这边疏忽了,那必定是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    方棠将这份危险移交到自己身上,也等于间接保护了对方,保护了封掣。

    蒋韶搴点了点头,只是看向车窗外的视线里却有着锐利一闪而过,封掣距离独当一面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蒋韶搴之前警告封掣别拿方棠当挡箭牌,不仅仅是出于男人对自己伴侣的控制和维护,同样也是不希望方棠成为陈家报复的目标。

    可惜封掣只当蒋韶搴吃醋了,他性子懒散,又打算利用方棠刺激一下陈薇虹让她暴露出真面目,封掣根本没想到陈家报复这一茬上。

    或许也是因为在封掣看来,有蒋韶搴的保护,陈家不足为惧,即使会报复也伤不到方棠分毫,但蒋韶搴却不愿意让方棠涉险,即使是万分之一,甚至亿分之一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见蒋韶搴沉默不语,方棠不由拉了拉他的手,“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永远不会生你的气。”蒋韶搴沉声一笑,手上微微一个用力将人抱在了怀里,长臂揽着方棠的肩膀,蒋韶搴低头在她头顶落下一吻,“不管你想要做什么,都可以去做,天塌了也有我给你顶着。”

    靠在蒋韶搴的胸膛上,方棠无声的笑了起来,“嗯,我会保护好自己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--------《 恒大娱乐 857037.com 全新代理模式 每天结算佣金 官方直营 资金无忧  http:// zdL2020.vip 》----------

本文网址:http://990717.com/2/2336/2563088.html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


实力宠妻:天才修复师相关推荐: 赏金猎手,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, 血族必须优雅,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, 修神外传仙界篇, 权倾南北, 穿成八零首富福妻, 总裁大人,矜持点, 好莱坞从动画开始, 承运而生,


《实力宠妻:天才修复师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魔法,恒大小说阅读网转载收集实力宠妻:天才修复师最新章节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360检查网站安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