恒大贵宾会 恒大小说网欢迎你,请谨记网址990717.com

恒大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盛唐高歌 > 492 自取其辱

492 自取其辱

    “五娘好,这喜钱要多少才能进关呢?”郑鹏笑着说。

    这个崔五娘,一看就是很内向的女生,郑鹏走近她的时候,低着头不敢正视郑鹏的眼神,两只小手只顾扯着衣角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....一贯,好吗?”崔五娘小心翼翼地说。

    “五娘请收好。”郑鹏拿过一贯钱,交给了有些不知所措的崔五娘。

    开了一个好头,一贯就打发,郑鹏转过头笑着问第二位:“不知这位美女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奴家崔三娘,郑将军,我可不像五妹这样好打发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三娘要多少进门喜钱?”

    “都说三娘,要得少也不符合妹夫的身价,就要三千贯吧。”崔三娘笑脸如花地说。

    好家伙,笑容是有了,一张嘴就把喜钱涨了三千倍。

    郑鹏苦笑地说:“三姐,能不能少点,这三千贯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设关讨要喜钱,其实并不是为了喜钱,而是为婚礼增加一些趣味,讨价还价并不丢脸,相反,不讨价还价才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堂堂大将军,还有爵位,区区三千贯也不肯拿?”

    郑鹏笑嘻嘻地说:“没办法,本来就是小门小户,跟崔府没得比,又是造桥又是骋礼,三娘,少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,妹夫给博陵做了一件大好事,行,就要三十贯吧。”崔三娘笑逐颜开地说。

    三十贯可以有,郑鹏爽快地交钱过关。

    “奴家跟跟绿姝关系最好,看在妹妹的份上,不为难你,跟三姐一样,三十贯过关。”

    “妹夫,只要你赞奴家长得漂亮,这过关喜钱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最崇敬上阵杀敌的英雄,所以绝对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设关讨要喜钱,只是一个仪式,并不是真要为难新郎倌,再说生在博陵崔氏的女子,个个锦衣玉食,也不会真贪图这点钱,免得传出去让人笑话,郑鹏以最低一贯、最高三十贯的代价,一连说服五个女生,而最后一个,有点难办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要说服的,是崔玉芳。

    “妹夫厉害啊,三言二语就把几个姐妹都说服了。”崔玉芳笑容可掬地说。

    “哪里,都是她们让着我。”

    崔玉芳对郑鹏摆摆手说:“不过,本小姐可不像几位傻妹妹那样好哄,这样吧,我妹妹是千金身之躯,妹夫想抱得美人归,那就拿千金来过关吧。”

    “千金?太多了,姐姐真会开玩笑。”郑鹏苦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多吗?”崔玉芳突然提高声调:“难道妹夫觉得,姝儿不值这个价?”

    尼妹,现在是娶媳妇,又不是买媳妇,就算是要钱,也是三房要,跟平房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绿姝和崔玉芳在望月亭打赌的事,郑鹏也知道,早早知道两姐妹的关系差,没想到崔玉芳根本不考虑影响,第一关就要跟郑鹏过不去。

    郑鹏心里不爽,在众目睽睽之下,也不好指着她的鼻子骂她过份,勉强笑着说:“看姐姐这话说到哪里去,现在只是谈个过路喜钱,怎么把话题扯到身价呢。”

    都暗示喜钱和身份不对等了,可崔玉芳还是不依不饶地说:“也不是做姐姐的图你这点钱,就是看看妹夫对姝儿有多喜欢,这样吧,妹夫觉得姝儿值多少,就给多少,奴家绝无二话,当然,这笔钱将会以妹夫的名义捐给族学,我分文不留。”

    料定郑鹏拿不出多少现钱,就是郑鹏拿一千金也来,到时也可以说绿姝只值一千金,堂堂博陵崔氏的嫡系女人只值一千金,说出去也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出得多,就损失得多,出得少,就是一个笑话,无论如何都不让郑鹏好过。

    “姐,你说什么呢,别难为妹夫了。”崔三娘在一旁劝道。

    讨要进门喜钱,只是一个形式,哪有这样刁难的?

    太过了。

    不仅崔三娘觉得过了,就是一旁看热闹的高力士,皱着眉头说:“这个女子是谁,真是好生无礼。”

    崔玉芳那点小心计,哪里瞒得过早就是人精的高力士,一听就猜出她的险恶用心,高力士现在跟郑鹏有合作关系,对郑鹏也欣赏,忍不住为他发声。

    把心计放在自己姐妹身上,还是在这种大喜日子,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姚崇压低声音说:“好像出自博陵崔氏平房,对了,叫崔玉芳,许给了陇西李氏,高公公,要不,老夫发句话?”

    “不用”高力士连忙说:“清官难断家务事,这些事,无论是姚老还是咱家,都不适宜开口,看热闹就行,咱家也想想看看,郑鹏这小子怎么应付。”

    跟高力士一样心思的人不少,都在看郑鹏怎么处理这个辣手问题。

    郑鹏只是犹豫了一下,很快哈哈一笑道:“姐姐,你说绿姝是千金之躯值千金,而姐姐也是出自博陵崔氏,想必也是价值千金,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。”崔玉芳有些骄傲地说。

    生于博陵崔氏,这是崔玉芳最骄傲的事。

    郑鹏把声音提高八度说:“在别人眼事,绿姝只是千金之躯,但在我眼中是无价的,不过说无价太笼统了,就让绿姝委屈一点,做一个万金之躯,我交万金作进门喜钱,姐姐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万金?

    崔玉芳楞了一下,眼里闪过一丝不喜,不过她还是喜洋洋地说:“没意见,妹夫对姝儿真是一往情深,做姐姐的真替妹妹高兴。”

    这个郑鹏,还真不是善茬,自己挖个坑给他跳,他马上不动声色就打回来,先诱自己承认是千金,然后把绿姝的身价升为万金,这不是暗示绿姝比自己更高贵?

    行,让你先得意,崔玉芳料定郑鹏拿不出一万金,等郑鹏拿不出的时候,再狠狠打他脸。

    郑鹏挥挥手说:“来人,上万金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”郑福应了一声,双手捧着一个用红布盖着的托盘,郑而重之地说:“请崔小姐点收。”

    不会吧,这个托盘能装得下一万两黄金?

    崔玉芳本想讽刺一下,不过想到里面是不是放着地契一类的东西,也就没有当场发难。

    掀开绸子一看,崔玉芳脸色一变,眼里露出讽刺的神色,猛地把红绸布拉开,指着托盘里的东西讽刺道:“我的好妹夫,这不是一堆铜钱吗,怎么,在你眼中,姝儿就只值这一堆破铜钱?”

    崔玉芳都快忍不住笑了,没钱就没钱,还装什么大尾巴狼,拿一堆破铜钱想混过关?

    郑鹏一脸正色地说:“姐姐,话不能这么说,这里就是万金。”

    “万金?你傻了吧”崔玉芳毫不客气地说:“家贫志不能短,更不能信口开河,这里是博陵崔氏,不是那些风月场合,可不能让你胡混过关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最近受的罪,又是淋得一身雨,又沾了一身泥,被人笑话不说,还被禁足,心腹手下也折了一个,而这一切都是拜郑鹏和绿姝所赐,崔玉芳每每想起就气得直咬牙,有机会出气,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至于留几分薄面,崔玉芳从没想过,要知道后面还有一个大赌注,用四辆马车拉着那套一色十八件的花搁木家具,并排通过郑鹏建的那座大桥。

    顺利能过,四辆马车及家具算是为绿姝添嫁妆;要是不能顺利通过,绿姝不仅没得到东西,还要任崔玉芳挑走四车的嫁妆。

    为了胜利,崔玉芳彻底撕下脸皮,找林云萍订造了四辆非常沉重的精铁马车,到时马车一压倒大桥,郑鹏和崔绿姝又是失财又是丢脸,反正这梁子都要结下,还不如先出一口气让自己开心一下。

    郑鹏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,然后连忙喊道:“姐姐,快快住口,你,你犯大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犯错?犯什么错?”崔玉芳不以为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皇上赐给我的万金,皇上说是万金,那一定就是万金,姐姐说我傻,那岂不是嘲笑皇上品格不端、欺骗臣子,这可大不敬之罪啊。”郑鹏一脸痛心地说。

    什么,皇帝赏赐的?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崔玉芳的脸色变得煞白。

    作为名门望族的女子,崔玉芳自然了解朝廷那套虚封实赏的做法,赏三千户可能只有几十户,动不动就赏万金,多是用铜钱替代,问题是,皇帝说是万金,那就是万金。

    刚刚说郑鹏傻,反而过就是说皇帝品行不端、欺骗臣子,这绝对是大不敬之罪。

    大不敬之罪,这罪可大可小,大到满门抄斩、小到一句话轻轻揭过,崔玉芳一直想给郑鹏挖坑坑洼,没想到反而掉到郑鹏挖的坑里。

    弄不好,自己就栽在这里上面了。

    郑鹏还没来得及说话,高力士已是嘿嘿地冷笑一声,有些阴阳怪气地说:“好大的胆子,敢议皇上的不是?”

    作为郑鹏的朋友兼合作伙伴,高力士早就对崔玉芳有些不满,只是一直隐而不发,现在逮到机会,哪敢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崔玉芳本来就六神无主,高力士一开口,小脸一下子变得更苍白,身子晃了晃,要不是一旁的崔二娘眼明手快把她扶住,估计都要摔倒。

    “大父,救我。”崔玉芳一脸紧张地向崔雄乞求道。

    别人说这些话还算了,可这话从权倾朝野的高力士嘴里说出,崔玉芳吓得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崔雄陪在高力士身边,看到孙女闯祸,也吓得不轻,连忙讨好地说:“高公公,误会,误会,都是芳儿年纪小,不懂事,还请高公公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咱家就是皇上的奴才,哪有什么贵手可抬,崔少卿言重了。”高力士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
    分明是不卖面子。

    崔雄没办法,连忙赔笑地对郑鹏说:“飞腾,你看都是一家人,玉芳也是无心之失,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,要是出一桩这样的事,传出去影响不好,老夫知你跟高公公交好,看看能不能劝一下高公公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”

    郑鹏还真不想替崔玉芳求情,不过这种场合,的确不适宜发生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明白,请崔老放心,晚辈这就去找高公公说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去吧。”崔雄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郑鹏走近高力士,面带笑容地说:“高公公,正所谓不知者不罪,我这个大姨子说话率直了一点,不过是无心之失,绝对没有恶意,还请高公公给我一个面子,不要为难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”高力士笑着对郑鹏眨眨眼,然后一脸正色地说:“这件事郑鹏都开口了,面子肯定要给,博陵崔氏的面子也要给,咱家也相信她是无心之过,这样吧,就自个打两个嘴巴,这事算了了。”

    看不顺眼,刚才就想打了,现在正好惩罚一下她。

    “谢高公公”崔雄连忙谢过,生怕崔玉芳自打不能让高力士满意,一扬手啪啪就给孙女崔玉芳两记响亮的嘴巴。

    真追究起来,那是质疑朝廷的分封制度,传出去就笑话皇帝和朝廷,就是杀头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好在高力士给面子,只是小小惩戒一下就当没事。

    别看打了二巴,回头还得给高力士送一份厚礼。

    “大父...“崔玉芳捂着脸,眼里泛着泪花,有些委屈地说。

    崔雄冷着脸说:“还不是快把喜钱收下?”

    崔玉芳强忍心里的不快,恭恭敬敬地把万金接过来。

    再一次偷鸡不成蚀把米,想为难郑鹏,没想到自己把脸面都丢尽,崔玉芳心里在滴血:也不知陇西李氏的人怎么看。

    高力士边劝边埋怨道:“崔少卿,这是干什么,咱家只想小侄女长个记性,意思一下就行,弄了这出,弄得咱家两面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崔雄连忙说:“岂敢岂敢,就是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孙女长长记性,高公公已经很仁义了,千万不要自责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高公公深明大义,又爱护后辈,这是吾等楷模。”崔伟在一旁附和道。

    这时李成义发话了:“好了,一件小事,过了就不要再提,走吧,本王还想看飞腾怎么闯第二关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申王一发话,算是给这件事盖棺定论,众人都松了一口气,然后好像没事一样笑着进去,看看郑鹏怎么过第二关。

    过了第二关,还有重头戏抢亲呢。

    炮兵说

    大章,不分了,假装是三更吧,

    这里想说一下某些喷子,

    没一点粉丝值,不少都没消过费,是在全站没都消过费,

    偏偏说这不好,那垃圾,

    要是消费了,骂一下也忍了,毕竟现在读者是上帝,

    不喜欢可以不看,炮兵也强求不来,

    最好嘴上留点德,写书能发财的作者有,但真不多,

    很多作者写一天也挣不了几个小钱,有的连电费房租都挣不了,

    谢谢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990717.com/0/1/1240.html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


盛唐高歌相关推荐: 大魔王又出手了, 猛卒, 江湖枭雄, 仙宫, 东晋北府一丘八, 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, 荒原闲农, 丹宫之主, 三国有君子, 无双庶子,


《盛唐高歌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,恒大小说网转载收集盛唐高歌最新章节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360检查网站安全